分集剧情选择:(剧情已更新到9集)

花样年华-生如夏花第1集剧情在贤心中无法放下初恋 历经万难与智秀重逢

韩在贤出狱了,司机准友很迷信的拿着一块儿豆腐来接他,并让他吃下豆腐,解释说寓意好,但在贤表示在狱里已经吃腻了豆制品。准友简要说明公司糟糕的现状,在贤表示公司状况会更糟糕的。此时在商店买完水后的女主尹智秀正准备过马路,抬头看到“型星集团招聘说明会 型星超市大举招聘”的条幅,一时间陷入了回忆。(1993年4月 新村)彼时还是大学生的尹智秀在校门口与好朋友短暂交流分开后,遇到学生团体示威游行活动 ,兵荒马乱中在贤拉着摔倒在地上的智秀逃跑,终于到了一个安全的环境中,智秀因为高度紧张而无法正常呼吸,在贤很体贴的安慰她,并摘下自己围在口鼻处的手帕,温柔的为智秀包扎受伤的手。摘下手帕的一瞬间,智秀看到了在贤帅气的面目,对他一见钟情。情况紧急,在贤匆忙地离开了,智秀也没有来得及问名字。但智秀并没有放弃,一直在寻找在贤的身影。智秀会去向学生会的小伙伴打探下次游行时间,去到游行现场,会在食堂、图书馆等地方寻找,但都是阴差阳错的错过了。直到一天,智秀与好朋友下课后再一次碰到了游行队伍,听到了韩在贤激昂的动员讲话,更加心动,也终于知道了他是法学科92学号韩在贤。之后智秀开启了主动追求之路,她在法学院的学生会办公室找到了正在睡觉的在贤,但高冷的在贤并没有理会智秀,并且把她关在办公室门外。智秀也没有因此而放弃,在教室窗外看一眼在贤就会觉得很满足,开朗、乐观的智秀也慢慢的温暖了在贤的心。准友接到在贤后,开车载在贤回家,途中意外撞到拎着水过马路的智秀,水瓶散落一地,智秀在捡水瓶的过程中掉落了手帕。之后智秀来到了在贤公司楼下,给正在示威的人发水,而随之来到公司的在贤也被示威人群拿鸡蛋砸脏衣服。在贤来到会长办公室,却被告知让他任集团副会长的承诺泡汤了,转而去超市工作,会长还含沙射影警告在贤不要妄想夺取不属于自己的东西。在贤虽然心里不愿意,但也答应了。智秀看到一位老人的示威牌子被踩烂了,得知老人是为了儿子,想到自己的儿子,不免有了同理心,于是答应帮助老人修示威牌。晚上智秀修牌子时灯突然坏掉,一个人不敢半夜找人修理,只能点着蜡烛吃饭,吃饭时不经意间看到电影《情书》正在播出,陷入回忆。(1993年5月)智秀在网上寻找《情书》,恰巧在贤也预约了,智秀提议一起看,但嘴硬的在贤拒绝了。之后智秀像条尾巴一样跟在在贤身后,想要和他一起看《情书》,终于在一个大雨天,在贤心软,和智秀一起看了这部纯爱片《情书》。外边下着瓢泼大雨,屋内沙发上的智秀被电影感动的哭鼻子,在贤体贴的递纸巾。看完电影的智秀主动邀在贤听她弹的曲子,告知在贤自己练曲子的时间,约下次见面的时间,并提出想要和在贤交往,但被在贤拒绝了。直到在贤将赖在原地的智秀推到公交车上,智秀仍然扒着窗户说不会放弃的,一定要和他交往。嘴硬的在贤不经意间露出了笑容。之后,在贤会悄悄的去琴房看智秀,听她弹的曲子。另一边住在大房子里的在贤看到之前智秀送给他的书,也重温了这部电影。在贤睡着之际,他的妻子回来了,表示即将去夏威夷出差,并拜托他要好好陪伴儿子。新的一天开始,在贤、智秀都在忙碌着。不同的是一个是上流社会的忙碌,一个是底层百姓为了生计的忙碌。在贤与下属商量着要弄乱敌军阵营,为自己报仇。同时,下属给他看了一些自己妻子出轨的照片。思考之际,听到了智秀的琴声,回忆起过去,留下了珍贵的泪水。等在贤反应过来想要去找智秀的时候,智秀已经走了。晚上智秀一边在为家长准备小饼干,一边和儿子通电话,儿子并没有将在学校被欺负一事告诉妈妈,自己孤单的在洗校服。第二天,智秀拿着小饼干去和家长们见面,家长妈妈们八卦智秀孩子爸爸,无聊至极。与此同时,智秀接到华珍死了的讯息,匆忙赶来。在贤也来到葬礼现场,并被泼一身酒,回忆起之前华珍找他借钱的场景,烦躁的走出殡仪馆。晚上智秀和在贤分别和友人在酒吧喝酒,借酒消愁。智秀的愁是华珍,而在贤的愁确是智秀。智秀在和慧静喝酒聊天时,向慧静吐露自己两份工作的煎熬,感叹生活的现实与不易。在贤途经酒店时,又一次碰到智秀在弹钢琴。与此同时,两个孩子在学校打架,班主任分别给他们打电话,就这样两人错过了。在贤赶过去看儿子,并询问具体原因。智秀匆忙赶到学校,给在贤道歉,在贤看到智秀的瞬间眼睛红了,起身离开了。并放弃追究责任。漫天飞雪的夜晚,窗外难过的智秀踩着雪走进车站,发现末班车已经走了。在贤拿着智秀掉落的手绢站在雪地里等,想起了以前智秀拿着他的手绢绑头发。在贤来到智秀身边,“原来你还活着 在这里”,重新相遇的两个人用泪水诉说思念。